洪城夜话

楼主:杨四五 时间:2018-08-16 18:10:39 点击:103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洪城夜话(杨四五)


  ①

  诗是孤独而大众的。伯玉。洪水令人难忘
  但世间的一切恰由浑浊涤荡
  沙滩上被遗忘的鱼群
  恰是灾民短促而实用的快感

  不得不承认,诗正是诞生在这庸常的一面
  水花其实多余
  浪涛尽头焦灼的弧形也是多余
  土垄上,留守的风骚妇女也是多余

  天地就在这小小的噏动之间
  下一扇黑色的门楣何在?黑色
  可是光芒的瓶塞

  诗在今时,炊烟仍有肠道最寻常的形体
  我身后的跟随者,当消化于我的世界
  无形比有形更甚的木枷
  是不是先于这个时代,消散铜钟古老的长鸣


  ②

  七月果子松软,花朵环状的轮廓在蒂结处
  留下一枚饱满的扣子
  若我解开,伯玉
  村头沉默的喇叭将发出怎样的颤动?

  或者雾气渲染,招来一只饮水的蜜蜂*

  它误认的水井只接受我投下的倒影
  绝非是水井外易碎的围栏,接受多次不同的拆建

  诗是万物漂浮又真实的躯体。我尝试过抗拒
  鱼群永不屈服的冒险
  我未曾尝试的,正是银甲包围的另一付寡淡的口腔

  它吐出的非是气泡而是动人心魄的光圈
  阳光掠过正午,必然跌入
  山峰无懈可击的漏斗
  我们屈居两端,尘埃如道。弥漫松针剖腹般的骨头

  *借于海子《春天的夜晚和早晨》


  ③

  人性,私矣。
  边塞参差不齐的鼓鸣,可有震破你的耳膜
  幽州台上,悲愤又能何干

  当年陈情地面滚动的头颅,得令后可有一丝满足?
  天下为公,是诓言还是舌尖肿胀的意外

  洪水冲走书院上的桥梁,人们困在水中
  昔日从山顶塌下的石头聚满暗藏杀机的河床

  修身,齐家。数目庞大的小腿
  被我一次又一次锯掉
  滩涂上,端坐也是秩序的模版

  尽管血肉模糊,也不过浪涛转瞬即逝的一口
  当怎样再次长出四肢?
  在这连绵不绝的冲刷中
  在众人悲号的日常中,外儒道内...抑或内圣外王?


  ④

  七月林子里的树木,绿色涵盖一切
  枝叶于狂风中的对抗
  昆虫于狂风中的蛛网
  我该朝向谁?还是如你直言,问卦已已

  突如其来的闪电可是暗藏的天平?
  总有人和树,在犹豫中被迫离开

  我们注重的个体,自由是最好的陀螺
  他在夜里安然熟睡
  和白日相较噔噔的拔节
  他的偏爱,甚至着迷的书本与刀枪
  只有真善一只简单的笔头

  将眼睛留在眼眶,水中怅然而去的墙体
  正完成生命中最伟大的跳马
  它有几个贴面摩裟的孩子
  留恋和遗憾在这一刻化解

  仿若阳光倾尽于江面,鱼群迎来最后一层玻璃
  那裂开的必然洞晓陆地的危险和生机

  ⑤

  我不能以我之力来安排万物的运转。伯玉
  梁陈只是开始
  在你之后的很多年,人们习惯
  左右日月山河,六畜与五谷多有成人之气

  我行走其间,常魅惑于迎风飞长的脂粉
  交错而生的鼻息
  时不时冲撞我清贫的门楣

  颜色难以分辨,光芒如漆
  涂抹一粒又一粒棚发的种子
  有没有最好的一粒
  存有温度,湿气和土壤的记忆?

  当它并列于稻田,如何在盐铁的急速渴求中幸免
  或者泯于仓禀
  在暗天无日的时光中被侵蚀和消解


  ⑥

  而诗歌予我宽慰,更不会拘泥。诗如种子与种子之间
  贴合的缝隙,流水装在瓶中
  与装在碗中,是良善与修缮的齐眉

  伯玉,我们定然有所不同,“生平贵公子”与债台高筑者
  定然有所取舍。精准,真切
  犹如任侠好义,动容与动情亦如寒窗苦读

  不必倾听柴禾在膛内的暴裂,假如种子成为一碗米粥
  我喜欢在有人经过时,翻动喷香的汤匙

  我将瞳孔中的向往当作赞美
  这非是虚伪,而是季节剥落季节,碗底发芽的红糖


  ⑦

  山路如今少有人走,刺藤缠裹疤痕
  他们一路扔下的糖纸
  放置于树干的象棋。在树荫下长满鲜艳的菌类

  我何必向你跪拜?
  道观中暗笑的人穿着你的衣裳

  我投掷的纸币坠入木箱犹如坠入一个深渊
  它有没有在烟气缭绕的房间
  重复另一张的轨迹?

  这轻描淡写的绝决之心。胜过山上
  每一个阴晴不定的人
  在这之前,书柜只是一块老鼠垂涎的木板

  海子躺在水上,晃动波光粼粼的脚趾
  我确信我对他的偏爱
  源于陌生的结识,就像桐城黑池坝书写前世的中年
  源于一次人去楼空的谜语

  我应该坦诚相告,语言正是一次次搭建于偏爱
  一次次处于漏斗的两个极端
  如何让语言不在我们之间滑落?

  那江面被折射的烈日之孔,道观被蛀噬的长龙之孔
  犹如围在水中的人们,望见的群山之孔
  皆于我击剑而歌的幻梦中
  得到摘除般的伤痛与应时而亡的浪漫


  ⑧

  寄生者,改革者与破坏者,均是我潦草的笔名
  万物因我而生,也因我而死
  天空风雷滚滚
  是否桥梁一端也是天平黯淡的一端

  沉下去的陆地和人们,必有高高在上的对手
  水中飘浮的剑穗可是你的
  沉没的剑体可是你的?


  ⑨

  伯玉,四十二年何其之短,折草问卦的夜晚
  可曾听见六畜此起彼伏的悲鸣
  可曾有过宰杀为乐的瞬间
  边塞贪功的将军早已葬身泥土,诗人何以为政

  旌旗猎猎,可曾瞧见杯中层峦叠障的仁爱
  仁爱不可消除,而君臣当以毁灭
  有人曾言归于大道是消极的直观

  如退缩于路边颓然枯黄的老松。而诗人的退缩
  相对于悬崖。更是退缩于洪水退缩之后
  退缩于村庄高昂的啼哭

  江风吹来,或有腐烂的尸体正被修补
  诗人将如你当年,羊毫淘洗于江面
  诗人有令人生畏的自觉,诗歌犹如退缩后胸中独存的肝胆

  远方归来的人,又要到远方去,那谜语究竟有多少
  令人信服的谜底!
  伯玉,你留下的,也是我将要留下的

  我们缄口不言的“洪城”,在七月淋漓的雨季,漂浮在水上
  仿佛诗歌混沌的边界,缺少一根晃动的摇橹

  2018年7月 于浙江永康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8-08-16 18:41:13
  首赏。
作者:半塘隐者 时间:2018-08-16 18:49:13
  长诗太厉害的!读到此诗,我很激动!
作者:那场秋风 时间:2018-08-16 19:27:08
  过于沉重了。
  思想者。
作者:ty_谁知夜风凛 时间:2018-08-16 23:53:04
  黑暗是光芒的瓶塞。好句。
作者:黑知 时间:2018-08-17 00:52:48
  品读
楼主杨四五 时间:2018-08-17 10:08:55
  @诗情画意过一生 2018-08-16 18:41:13
  首赏。
  -----------------------------
  谢谢鼓励!
楼主杨四五 时间:2018-08-17 10:09:12
  @半塘隐者 2018-08-16 18:49:13
  长诗太厉害的!读到此诗,我很激动!
  -----------------------------
  谢谢鼓励!
楼主杨四五 时间:2018-08-17 10:09:22
  @那场秋风 2018-08-16 19:27:08
  过于沉重了。
  思想者。
  -----------------------------
  嗯嗯。
楼主杨四五 时间:2018-08-17 10:09:31
  @ty_谁知夜风凛 2018-08-16 23:53:04
  黑暗是光芒的瓶塞。好句。
  -----------------------------
  3Q
楼主杨四五 时间:2018-08-17 10:09:40
  @黑知 2018-08-17 00:52:48
  品读
  -----------------------------
  3Q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8-08-17 10:14:03
  诗在今时,炊烟仍有肠道最寻常的形体,精彩纷呈的一组,强力顶红。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8-08-17 10:44:26
  这组实在是太喜爱了,绝对需要慢慢体会且回味无穷的作品,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