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姑娘

楼主:西楚剑客HZ 时间:2018-08-14 10:19:53 点击:113901 回复:27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西行万里越关山
  漫漫黄沙一水间
  相思两两难相忘
  空留余情惹楼兰

打赏

2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1张 | 更多 |
楼主西楚剑客HZ 时间:2018-08-14 10:35:16
  《再见,楼兰姑娘》 1


  窗外的雨一直在下,潮湿闷热的天气,一如2009年的那个梅雨季。

  那天我在江西宜春出差,忽然手机上收到了格图在线系统短信,通知我下一周去新疆库尔勒出差,调试培训几乎是一整个金花室的所有大小型仪器,任务期限12天。

  2009年6月23日,我乘坐中国南方航空的班机,从杭州经停兰州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然后转机飞往库尔勒。
  乌鲁木齐飞往库尔勒的飞机是一架小型螺旋桨飞机,只有四十余座位,感觉像内地的一辆中巴车。到了航班出发时间,飞机也几乎没有延误一分钟,就准点飞上了蓝天。

  由于提前了十几天订票,所以我从乌鲁木齐飞往库尔勒的机票只花了120元,飞行时间40分钟,而从乌鲁木齐到库尔勒的火车大约需要十来个小时。

  飞机上有一半是维族人,我身边的维族大叔很友好的和我聊天。

  飞机飞越天山的皑皑白雪,几乎没有一点误差的准点到达库尔勒机场。临别时,相谈甚欢的维族大叔和我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大叔留了地址约我有空去他家里玩。

  库尔勒机场很小,感觉就像内地的一个汽车站,从飞机上走到出站口大约一分钟,机场的出站口站了大约十几个接机的人,其中有一半是出租车司机。

  司机陆师傅很轻易的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我,然后把我领上一辆商务车,半小时之后到达他们公司,这个公司位于库尔勒郊区,公司主要的业务是从甘草中提取甘草酸。

  公司老板李总站在办公大楼门口迎接我,他和陆师傅一样,都是四川遂宁人,来新疆发展已经十几年了。

  简单的寒暄介绍之后,李总把我领到位于生产车间一侧的质量部分析化验室。

  李总推开化验室的门,有几个姑娘正在清洗玻璃金花器皿、整理金花器材,其中一个姑娘带着明显的维族人特征,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眼窝深邃、鼻梁高挺,非常漂亮。

  李总对维族姑娘说,尤丽吐孜,这是来给咱们调试仪器的工程师,你给接待一下。同时转身告诉我,这是我们这个金花室的主管,尤丽吐孜。然后李总就回办公室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尤丽吐孜落落大方的走过来和我打招呼,然后领着我参观了一圈金花室,并把金花室仪器摆放规划向我介绍了一下。

  尤丽吐孜问我,只有您一个人给我们调试培训这么多仪器?我说是的,尤丽吐孜的脸上有了崇拜和钦佩的表情。

  在化验室呆了半小时之后,时间到了下午七点半,到了她们下班时间。尤丽吐孜告诉我,她们上班时间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七点半,中午两点到四点是午饭休息时间。

  然后我和她为了练习方便,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和QQ号,我加了尤丽吐孜的QQ号之后,她的头像是一个可爱的浣熊,QQ名字就是“coon”(浣熊)。

  第二天上午十点不到,我准时来到公司门口等候。

  尤丽吐孜骑着一辆电动车来公司的,和昨天见到的时候她被白大褂包裹着不同,她今天穿着T恤和牛仔裤,婀娜的身姿非常动人。

  因为公司的食堂不是清真食堂,所以尤丽吐孜和其它维族员工一样,自行从家里带了馕饼和清真食物。

  尤丽吐孜在衣帽间换好白大褂之后,带着我走进了精密仪器室。

  在尤丽吐孜和几个汉族姑娘的帮助下,我先和她们把货物核对了一遍,然后把一台台仪器拆箱抬上金花台。

  在交谈当中,我得知尤丽吐孜是附近村子的人,刚从兰州大学化学系毕业一年,毕业后回到库尔勒应聘到这个公司,之前在大学的时候有使用过液相色谱仪、气相色谱仪、紫外和红外光谱仪,但是都不是特别熟悉。



  安装很顺利,我花了两天时间,把3套液相色谱仪、2套气相色谱仪、1台红外、一台紫外还有各种分析天平、培养箱、试验箱都安装到位。金花室的姑娘们都跟在我身边给我做助手,也仔细的观摩仪器安装的各种细节。

  尤丽吐孜是她们的主管,不但是个子最高的,也是学历最高的,其它汉族姑娘基本上都是职高或者大专毕业生。我在仪器安装过程中教给她们的一些仪器专业知识,尤丽吐孜总是第一时间就能理解,当其它姑娘还没完全理解的时候,尤丽吐孜就给我一个新技能get之后会心的微笑。

  陆师傅开了公司的货车去了外地,公司商务车的钥匙不知怎么就落到了尤丽吐孜手中。

  第二天下班之后,尤丽吐孜就开着公司的商务车带着我和化验室的姑娘们去附近村子饭店里吃饭

  这是一个戈壁与绿洲边缘的村子,村子有三分之二是维族人,村口的饭店是一个维族大叔开的,一个维族姑娘领着几个汉族姑娘和一个汉族小伙子一起到饭店吃饭,可能这个在当地也很少见,很多在吃饭的维族老乡也在看着我们。

  我照着维汉双语菜单要了一份面条,尤丽吐孜用维语帮我向大叔点了单,然后大叔和尤丽吐孜聊了好一会,期间尤丽吐孜看着我笑了好几次,我有点莫名其妙。后来,尤丽吐孜悄悄告诉我,大叔问她我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尤丽吐孜说我是她的姆艾力木(老师),来帮助她们公司安装设备的。吃饭期间,大叔对我频频微笑,还亲自给我送来了茶水和饼,很是友好。

  尤丽吐孜告诉我,这个村子大约有几百个人,有一个汉族学校和一个维族学校,汉族人有一个汉族饭店川菜馆,维族饭店就是这个维族大叔开的面馆。

  饭后大约9点多钟,在内地可能此时已经天黑了,但是在新疆,此时天还很亮、太阳还没下山,维族饭店门前聚集了很多维族人开始唱歌跳舞,开饭店的维族大叔也弹起维族乐器,有几个维族大妈也跳起了新疆舞。

  欢快轻松的气氛,和内地跳广场舞的汉族大伯大妈们无异,我们饶有兴致的看了很久,期间我怂恿尤丽吐孜也上去跳舞,尤丽吐孜说未婚维族姑娘不能太抛头露脸,所以没上去。

  晚上十一点多,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尤丽吐孜开着车把我送回市区的酒店。临别时,尤丽吐孜从车里拿出一袋新鲜杏子给我,原来这是她刚才在村子里给我买的。我有点惊讶,不知道说点什么表达我的感谢之情,尤丽吐孜调皮的向我吐了吐舌头,对我说晚安,姆艾力木。

  晚上,我在酒店的房间里,辗转难眠,起来吃了几次杏子。

  接下来一天(2009年6月26日)周五,我开始给姑娘们培训仪器结构原理和操作使用,几天的相处下来,姑娘们和我也越来越熟悉了。课间,我好奇的问尤丽吐孜她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尤丽吐孜告诉我,尤丽吐孜就是维语里的“星星”。

  培训过程中,姑娘们都特别用心,由于兰州大学高材生尤丽吐孜仪器理论基础比较好,所以培训非常顺利,尤丽吐孜在笔记本上记满了各种要点。关于液相色谱仪各种故障报警、泵压力异常、色谱峰形异常判断,我列出故障情况,然后给她们加以分析和解释,尤丽吐孜几乎就第一时间理解和掌握了。有时一个故障分析,我说出了前面的一半,尤丽吐孜就能把我后面一半补充说明出来。

  我非常欣慰,也觉得特别轻松,工作这么多年,这么天资聪颖、互动这么默契的女孩很少见,而且是这么一个聪明的维族姑娘。

  接着就是周六,本来公司周六是要上班的,但是由于通知停电,所以放假了。

  一早醒来,我忽然接到尤丽吐孜的电话,她神秘兮兮的告诉我,她马上要过来接我,我有点奇怪,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十五分钟之后,尤丽吐孜来到我酒店楼下。我走下楼去,尤丽吐孜摇下车窗,甩了一下头,示意我上车。待我坐上车副驾驶座位,尤丽吐孜拿出两个豆沙粽子给我,我忽然记起来,2009年6月27日,端午节。

  尤丽吐孜提议我们带上化验室其他姑娘一起去200公里外的塔里木河和塔克拉玛干沙漠游玩,我欣然同意。

  上午11点,两对汉族小情侣、2个单身汉族姑娘、尤丽吐孜和我,准时出发。

  我们开着商务车在戈壁中的公路上飞驰,公路两边是雪白的盐碱地,途径中石油塔克拉玛干油田时,沙漠里一台台磕头机正在采油,我很是新奇。
  路边偶尔有大片大片的棉花蔬菜等农作物,都是采用滴灌装置进行灌溉。

  中午2点,我们终于到达轮台县塔里木河边的一个小镇轮南镇,这是一个维族小镇,打馕的维族乡亲,卖羊肉串的维族小伙,都很友好。和很多沙漠中的小镇一样,这个镇上也有很多卖滴灌带的店铺。

  我们在路边一个维族老乡的饭店吃了午饭,只有面和馕,对于一个南方汉族人来说,天天的面食有点为难我。

  吃过午饭之后,我们开车到塔里木河边,塔里木河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天山冰雪融化的水汇聚成河,由于沿途降水量很少但是蒸发量很大,塔里木河到达轮南镇之后,就基本断流了。塔里木河曾经是罗布泊的主要来水河流,由于塔里木河的中途断流,罗布泊也渐渐干涸消失。

  著名的塔里木河只有我老家一条小溪那么宽,在这个季节几乎完全断流,在一潭潭死水坑边,有人在用红柳枝做成的钓竿在钓鱼。水坑虽然很小,但是钓出来的鱼却很大,不断有人欢呼渔获。

  我们停留片刻之后,又驱车前往沙漠深处。

  这条沙漠公路横跨塔克拉玛干沙漠,从新疆巴音郭楞自治州的轮台县到另一端的和田地区的民丰县,全场566公里,在沙漠公路零公里纪念碑前,我们一行拍照留念,尤丽吐孜很开心很活跃,不断的要求我和每个姑娘合影,她说你是我们的姆艾力木,过几天你回去了,我们把和你的合影放在金花室里。

  汽车驶过沙漠公路,路基两边是很多骆驼刺之类的耐旱植物,一路有滴灌装置在给这些植物浇水。

  沙漠公路上车流很少,驾车向沙漠心脏地带行驶了大约30分钟后,尤丽吐孜把车停在路边,我们下车走到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塔克拉玛干沙漠大约有3个多浙江省面积那么大,是中国最大的沙漠。

  烈日之下,塔克拉玛干沙漠扑面而来的是滚烫的热风。我们行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上,鞋子里很快就灌满了沙子。于是我们脱掉鞋子,在滚烫的沙子上奔跑、欢呼,沙漠里有各种白色的贝壳化石,这应该是几亿年沧海沙漠的证据,我们捡拾了很多小贝壳化石,从一个沙丘奔向另一个沙丘。

  我们在这片亿万年来可能从未有人踏足的沙漠里奔跑欢呼,尤丽吐孜跑到一个沙丘的顶部,高喊着对我说,老师,你不是想看我跳舞吗?我现在跳给你看。

  然后她打开手机音乐,伴随着舞曲,跳了一段欢快的新疆舞,我们其他人都围着沙丘,打着拍子为她伴舞。

  亿万年的沙漠,见证了我们这群年轻人的欢乐,这一天,真的很美好。翩翩起舞的尤丽吐孜,真的很美丽。(待续)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楚剑客HZ 时间:2018-08-14 10:37:46
  《再见,楼兰姑娘2》

  题记:多年以后,我独自驾车顺着当年的路线,从库尔勒到轮台,再从库车经独库公路前往巴音布鲁克,在当年那个草原毡房又住了一个晚上。

  在夕阳下的独库公路路标前,我想起尤丽吐孜温婉如和田玉的笑容;

  在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的满天星光里,我想起那个美丽的夜晚,还有尤丽吐孜唱的那首维语歌:星星在天上看着我,我一定能走出孤独的沙漠……

  回来吧,尤丽吐孜,带你去美丽的梦里江南……

  告别塔克拉玛干沙漠之后,我们意犹未尽,因为还有周日一天假期,我们改变回库尔勒的原计划,改为转向库车方向,经独库公路去巴音布鲁克。

  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是中国第二大草原,而去巴音布鲁克的独库公路号称是媲美美国66号公路的独库公路,独库公路是G217国道的其中一段,从北疆石油城独山子到南疆的库车,中途需要翻越天山。
  行走在独库公路上,一路的风景非常美丽,有山体被风蚀得宛如巨大的浮雕艺术品的盐水沟,有环险峻奇绝的高耸雪山和盘山公路,有碧波荡漾的高山湖泊大小龙池。

  随着汽车绕着盘山公路前进,海拔也越来越高,之前一直仰视着的皑皑雪山,在大龙池也慢慢变成了平视,雪山下云杉翠柏,绿草如茵。

  过了一个隧道之后,感觉汽车开始下坡,前面出现一片平坦开阔的草原,路边有一个路牌,显示到巴音布鲁克还有72公里。
  将近北京时间晚上十点,一轮红日渐渐沉入草原的地平线,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在草原上席地而坐,拿出在轮南镇买的馕饼和饮料矿泉水,开始简单的晚餐。

  草原上,远处有牧民的毡房点缀其间,牧场的炊烟袅袅升起,如梦如幻。
  尤丽吐孜对我说,巴音布鲁克一直是她最想来的地方,今天终于来了,和同事,还有姆艾力木你。

  夕阳的余晖下,穿着红色维族传统纱裙的尤丽吐孜红唇皓齿、明眸善睐,长长的睫毛在扑闪,我刹那间有了一丝恍惚,想起了惊艳绝世的楼兰美女。
  晚上十一点半,我们抵达巴音布鲁克,由于镇上的酒店满房,我们男女分开、分别住进了草原上的两座毡房里。

  入住后我收拾好自己,时间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12点半,我还是没有睡意,于是我走出毡房,坐在附近的草地上看星星。

  一轮上弦月挂在天边,朦胧的月光下,寂静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美得像梦中的童话。
  大约五分钟之后,身后有脚步声。我转身一看,是尤丽吐孜。朦胧的月光下,尤丽吐孜穿着一件白色的维族纱裙,美丽而温婉,一如这巴音布鲁克的似水月光。
  尤丽吐孜走过来,盘腿坐在我身旁,对我说:我在毡房离看到你坐在这里。

  我点点头,我说我从来没有到过草原,今夜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清甜的空气、朦胧的月光,我不想辜负。
  尤丽吐孜说她也从来没有到过草原,除了去兰州读书的那4年,她从小一直生活在库尔勒郊外的村子里。

  尤丽吐孜回忆起她18岁那年,她独自一个人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第一次到兰州大学的情景,也回忆起在兰州大学的四年美好时光,还有兰州大学的恩师和同学。
  我也给尤丽吐孜说起了我早几年在南方城市读大学的往事,那个美丽的校园,还有那个多雨的城市。

  后来,我聊起我的家乡,那个青山环抱、小桥流水人家的梦里江南小村,爷爷的那个有天井的老房子,还有春天去山谷里采兰花、夏天去小河里游泳摸鱼的童年。
  尤丽吐孜怔怔的看着星空,思绪仿佛也被带到了遥远的江南。

  尤丽吐孜告诉我,姆艾力木,你说的那一切太让我神往,我最远也只是到过黄河岸边的兰州,从来没有到过南方。你让我真的很想去看看更远的远方,去看看你的梦里江南。
  那一夜,一弯新月挂在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的天空,有几颗明亮的星星在眨眼,月光下的尤丽吐孜仿佛绝世独立的佳人,静静的坐在我身边。
  丽吐孜回忆起她在戈壁成长的童年,还有她那能歌善舞的摩玛(奶奶),摩玛是喀什叶尔羌人,他爷爷年轻时流浪到叶尔羌,遇到了她的摩玛,后来她摩玛跟随她爷爷回到库尔勒。尤丽吐孜说,她记得她小时候摩玛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就是《星星》☆☆。

  月光下,尤丽吐孜轻轻用维语哼唱起那首《星星》,歌词虽然听不懂,但是旋律优美,别有一番异族风情。唱完之后,尤丽吐孜告诉我,歌词大意是:无论沙漠戈壁多么辽阔,星星在天空看着我,我一定能走出沙漠、到达绿洲,因为星星☆☆一直在天空看着我……
  晨星寥落,天微亮,露水打湿了毡房,巴音布鲁克大草原上的一切,都上了初妆,楼兰心事被轻轻掩藏。
  清晨,我和尤丽吐孜从各自的毡房里走出来,相约骑马去草原深处看日出。

  整个巴音布鲁克裹在淡淡的乳白色的薄雾一层中,渐渐的白雾的颜色由淡红变成橙红,接着变成深红,在太阳跃出云层的瞬间,整个雾海仿佛都燃烧了起来。接着一轮金灿灿的太阳喷薄而出,金光四射。

  一瞬间,辽阔的巴音布鲁克壮美得像一首诗。太阳渐渐升起,晨雾飘散而去。一个如诗如画的巴音布鲁克,落落大方的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巴音布鲁克大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民,都是当年从沙皇俄国浴血东归的蒙古土尔扈特部族后裔。

  公元1771年,迁居伏尔加河畔约140余年的蒙古土尔扈特部族,因为不堪沙皇俄国的欺压,举兵东归祖国。土尔扈特人烧毁了他们位于伏尔加河畔的宫殿和房子,自断后路,一路苦战,突破俄罗斯、哥萨克、哈萨克骑兵的重重堵截,历时半年终于到达祖国西陲边境伊犁河畔,到达伊犁时,出发的24万土尔扈特人只剩下7万人。大清朝接纳了他们,并把巴音布鲁克草原分封给他们休养生息。

  土尔扈特人东归堪称是一部史诗,巴音布鲁克草原上随处可见“东归”符号,每年7月份,他们还要在巴音布鲁克大草原上举办“东归那达慕”。
  上午,我们游览了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的各个景点,去了九曲十八弯和天鹅湖。
  蓝天白云下,蒙古牧民的牛羊,像巴音布鲁克大草原上美妙的音符。我们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留下了一张张欢笑的照片。尤丽吐孜非常上镜,每张照片都尽显其婀娜曼妙的身姿和精致玲珑的面容。

  我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她身上,她也发现了我在看她,每每两两对视之后,又各自微笑着把视线挪开。

  下午四点,我们回到巴音布鲁克镇上,用餐之后买了很多纪念品,然后驾车启程,经G218国道回库尔勒,到达库尔勒已经是傍晚时分。
  接下来的一天是周一,我一早收到尤丽吐孜的短信,说她给我带了自己做的早餐。我赶到公司,尤丽吐孜已经在金花室里等我,带给我的一份维式早餐,是馕、果酱和甜茶。我品尝了一番,尤丽吐孜的手艺确实很不错,馕很香很脆,果酱也非常好吃,是我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按照计划继续培训,包括仪器操作培训和应用培训,汉族姑娘们渐渐的熟悉了各种仪器的操作,他们的主管尤丽吐孜更是掌握得很好,这一整个金花室全部设备的验收认证也在逐步进行,尤丽吐孜在我的一张张确认单上签下了她的名字,她的汉字写得很是娟秀。

  随着每张确认单的签字,我们都意识到我的归期也越来越近了,汉族姑娘们也开起了尤丽吐孜的玩笑。

  尤丽吐孜渐渐有了一些沉默。

  周四上午,我收到来自格图在线的工程师任务派单短信,通知我周六早上从库尔勒出发坐火车去甘肃玉门,在甘肃玉门有一个调试任务,完成任务后从甘肃嘉峪关机场回杭州。

  下班后,尤丽吐孜开车送我回库尔勒市区,在经过孔雀河的时候,尤丽吐孜把车停在路边,我们走下车来到一个清真餐厅吃饭。

  尤丽吐孜给我们各点了一份纳仁,很长时间我们默默的吃着饭,谁也没说话。

  “姆艾力木,还会来库尔勒吗?”尤丽吐孜打破沉默。

  “会,会来看你。”我说。

  “相隔这么远,下一次也不知道何时能再见了。”尤丽吐孜说。

  我默默的点点头。

  尤丽吐孜黯然神伤,转过头去,街角有很多维族小贩在卖当季水果。库尔勒街头,人流熙熙攘攘,一切都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周五,我和尤丽吐孜把所有仪器设备都一一做了验收确认,我们在一张张确认单上工工整整的签下了各自的名字。

  李总也来金花室巡视了一番,对我的工作成果很是满意。

  因为第二天就要离开库尔勒了,李总和几个公司负责人当晚在库尔勒市区楼兰宾馆附近的一家川菜馆请我吃饭,尤丽吐孜是穆斯林,所以她没有参加当晚的饭局。

  晚上十一点,我回到宾馆房间里,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忽然手机响了,是尤丽吐孜。尤丽吐孜告诉我,她在宾馆楼下了。

  我急匆匆坐电梯下楼,尤丽吐孜已经在楼兰宾馆的大堂里等我。见到我之后,尤丽吐孜塞给我一袋水果,是她自己家里摘下来的李子和杏子。

  和尤丽吐孜一同来的,是一个英俊的维族巴郎子(小伙子)。尤丽吐孜告诉我,那是她弟弟,她让他弟弟骑摩托车送她来市区,单程20公里,送给我一袋自己亲手摘的水果。我感动不已。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起床去库尔勒火车站赶火车。那班火车是从新疆喀什开往西安,途径新疆库尔勒和甘肃玉门。在拥挤排队检票进站的人群中,大部分都是回内地的汉族人,偶有几个去内地卖切糕的维族人。
  我检票进站之后,火车还没来,我紧紧的攥紧了手中的那袋水果,回首看了看即将告别的库尔勒,有点感伤,有点黯然。

  猛一抬头,尤丽吐孜笑嘻嘻的站在我的面前。她说她天还没亮就起床,叫醒弟弟骑摩托车送她来库尔勒火车站送我。说完,她又递给我一个纸袋子,里面装了刚出炉的馕和果酱,她说这是给我在火车上的干粮。

  我默然无语,万千思绪在心头翻滚。我看着尤丽吐孜,她穿着T恤和牛仔裤,在清晨的微风里亭亭玉立。
  几分钟之后,火车来了,我向尤丽吐孜挥了挥手,一步三回头的走上了火车。在火车站维汉两族人民诧异、惊奇的目光里,我们没有拥抱,甚至也没有握手。

  火车徐徐驶出火车站,尤丽吐孜的倩影在库尔勒清晨的光影里渐渐远去。
  临别时的那一个回首,伊人梨花带雨,直教人惆怅恨别、心中百转千回。

  火车在天山下的戈壁大漠里蜿蜒前行,库尔勒也渐渐成了远方。

  我倚靠在车窗边吃着尤丽吐孜亲手做的馕和果酱,看着灰黄的戈壁和远方的雪山,想把这一切都铭刻在心里。想起尤丽吐孜,想起那个巴音布鲁克的夜晚,心中满满的都是不舍和感伤。
  傍晚时分,手机有好几个小时没收到任何短信和电话了,我的诺基亚N71手机一反常态的沉默了一下午。这时候我才发现,手机欠费停机了。

  大约半小时之后,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是中国移动发来的充值和开机短信。
  正在惊讶之间,尤丽吐孜打来了电话,她说她下午就发现我的手机停机了,她刚下班就去给我手机充值了,明天是周日她们休息一天,另外,明天是她的生日。

  我有点懊恼她没早点告诉我她生日就在明天。她连连说没有关系。

  我说我刚过了吐鲁番,下一站我在鄯善下车赶回库尔勒,明天陪你过生日。

  尤丽吐孜犹豫了一下,说:“你坐了十个小时火车到鄯善,再坐十个小时火车回库尔勒,太辛苦了。要么你在鄯善下车,从鄯善坐火车去乌鲁木齐只要3、4个小时,明天一早我从库尔勒坐飞机去乌鲁木齐,我们在乌鲁木齐汇合,去逛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

  我同意了她的方案。

  挂了尤丽吐孜电话之后,我马上打电话给甘肃玉门客户,因为临时有事,我需要把调试时间向后推迟了一天。客户应允。


  于是,2009年7月4日晚上,我提前在新疆鄯善站下了火车,没有出站买票,混上了一列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
  这么多年以来,我脑海里一直在想起那个傍晚的那个电话,那个把一切都改变了的电话。本来上苍已经垂怜和眷顾我们,让我的手机都停机了,可是我和尤丽吐孜还是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走进了那个2009年7月5日的乌鲁木齐……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楚剑客HZ 时间:2018-08-14 10:40:17
  《再见,楼兰姑娘》3

  凌晨,火车渐渐驶入乌鲁木齐火车站,从遥远的内地过来的人们,历经40多个小时的火车旅程之后,都已经筋疲力尽。

  我拎着行李,很轻松愉快的走出乌鲁木齐站。

  路灯下,有很多出租车司机在揽客。夜幕下的乌鲁木齐,平静而安宁。出租车很快载着我到达乌鲁木齐天山区的一家酒店。

  这个晚上,我有些许激动,辗转难眠。

  清晨7点,由于时差的原因,乌鲁木齐的天还是蒙蒙亮,闹钟响起,我起床洗漱,准备赶往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接尤丽吐孜。

  而此刻,尤丽吐孜正坐在弟弟亚力坤的摩托车后面,一边赶往库尔勒机场,一边给我打电话。她可怜的弟弟已经连续两天被她早早叫起床当摩托车夫,尤丽吐孜说要给她弟弟从乌鲁木齐带一份礼物做补偿。我们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8点整,尤丽吐孜乘坐的航班准点从库尔勒机场起飞,而我也在8点10分赶到地窝堡机场。

  8点40分,尤丽吐孜的南航班机准点到达。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尤丽吐孜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我们仿佛阔别重逢,互相打量着对方,惊喜,且感慨。

  今天的尤丽吐孜还是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球鞋,一副清纯可爱的女大学生模样。

  北京时间早上9点钟,周日的乌鲁木齐,时间还很早,我和尤丽吐孜商量了一下,打车前往市区红山公园附近,找了一个维族人开的伊斯兰餐厅坐了下来。

  乌鲁木齐的早晨,和内地城市一样,安静而慵懒,一个个舞刀的、打太极的大伯大妈,从红山公园里收工回家做早饭洗衣服。

  那一天的白天,尤丽吐孜和我像内地城市所有的男女一样约会,逛街、购物、吃饭、看电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上午11点,我和尤丽吐孜来到乌鲁木齐中山电子商城,尤丽吐孜要给她弟弟买一只MP3作为礼物。挑好MP3之后,维族老板很热情,打开电脑,里面有几千首MP3歌曲,让我们随便拷贝。尤丽吐孜挑选了一些维文歌曲和英文歌曲,其中有一首莎拉布莱曼的《斯卡布罗集市》,尤丽吐孜说这是她最爱的一首英文歌。尤丽吐孜问我有没有听过,我说我以前听这首歌的时候,只知道这首歌叫《月光女神》,尤丽吐孜吐吐舌头调皮的笑了。

  买好MP3之后,我和尤丽吐孜一人塞着一只耳塞听《斯卡布罗集市》,一遍又一遍。

  后来,我和尤丽吐孜坐157路公交车去乌鲁木齐友好商场,给她买了一只手表作为生日礼物,这只手表的表盘上有一只镂空的蝴蝶,精致而漂亮,尤丽吐孜很喜欢这个礼物,把这只手表拆开包装戴在了手上。造型别致的手表,戴在她白皙的手上,非常般配。

  在伊斯兰餐厅享用过美味的午餐后,尤丽吐孜说《变形金刚2》一周以前刚上映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吧。我欣然同意。午后的电影院,人并不多,我们捧着爆米花、喝着冰可乐看电影。

  每周在祖国上空飞来飞去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其实我并不太喜欢这个类型的电影,《变形金刚1》我也没看过,但是尤丽吐孜特别喜欢。
  看完电影,已经北京时间下午5点了,这个时间相当于内地的下午3点钟。尤丽吐孜订了当天晚上11点多的最晚一班飞机回库尔勒,而我也买好了当天晚上10点多出发的火车票去甘肃。

  时间还早,我们按照原计划去逛二道桥附近的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

  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附近是维族人聚居区,置身其中,我仿佛来到了中亚的某个国家。

  尤丽吐孜像所有爱美的女孩子一样,在琳琅满目的服装店挑花了眼睛,而我,也像绝大多数男士一样,扮演着随从、拎包工和第三方评价机构的角色。

  最终,尤丽吐孜给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和自己各买了一套衣服。
  时间到了将近下午8点,我们买好东西正准备离开。忽然有个维族大叔匆匆跑进来,对着周围几个准备收摊的维族店主喊了几句,那些维族店主就开始神色慌张的加紧收拾东西,匆忙关门打烊。

  我侧身问尤丽吐孜发生什么事情了,尤丽吐孜说外面聚集了很多维族人,还有很多是南疆来的维族人,可能要出事情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我们走出国际大巴扎,国际大巴扎外面已经聚集了上百个维族巴郎子,有几个无辜的路人被他们打翻在地上,血肉模糊,惨状不忍目睹。

  这些巴郎子忽然看到我这个汉人,一下子全部围了过来,这些人有的手中提着木棒,有的提着刀。在此之前,我见过最大的架势就是高中时,在家乡的小县城,两伙小混混在街头打群架。我节节后退,退到国际大巴扎的墙边,已经无路可退。

  尤丽吐孜一看架势不对,一下子冲到我的前面,伸开手臂,挡在我的前面,大声的向那些巴郎子喊话。

  由于传统原因,尤丽吐孜是维族女性中为数不多受过高等教育的,这一刻她面对着这些和她弟弟同龄的巴郎子,她高贵、勇敢、沉着、镇定,或许是尤丽吐孜的气势或言辞镇住了那些穿着拖鞋拎着棒子打砸的巴郎子,那些巴郎子也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尤丽吐孜和那些巴郎子就这么互相用维语喊话、对峙了几分钟,忽然一辆警车响着警笛停在我们前方不远的地方,巴郎子们一下子作鸟兽散。我们得以从重重包围中挣脱出来。

  街上已经有很多公交车、出租车被暴徒打碎了车窗玻璃,街上到处都是头破血流四处奔逃的人们。

  出了国际大巴扎,熟悉地形的尤丽吐孜拉着我的手向团结路方向逃跑,期间有暴徒的木棒重重打在我的身上,好在我和尤丽吐孜在大学里都是喜欢运动的人,我们扔掉了手上所有的东西,顺着解放南路向团结路方向亡命飞奔。

  在解放南路和团结路交叉口,一辆车窗全部被敲碎的警车已经被暴徒掀翻在地,突发的暴乱让局势非常危急。

  在团结路上,远远的我们看见有一伙暴徒围着一辆小汽车在施暴,他们敲碎车窗,把车里面的人拖出来用木棒击打……



  前面的路上有一辆公交车已经被点燃了,熊熊大火,浓烟滚滚。路上一伙一伙的暴徒在打砸。尤丽吐孜拉着我躲进团结路一个维族人开的餐厅,餐厅老板是一个维族大姐,她不断的招呼路过逃命的汉人进屋躲避。几个维族大叔,把我们五六个汉人和尤丽吐孜推进餐厅二楼的包厢。

  由于事件突发,乌鲁木齐警力根本无法应付如此众多的暴力事件,暴徒还在肆虐。

  这时候,暴徒发现了这个餐厅接纳汉族人进来躲避,他们嘶吼着围住了餐厅大门,维族大姐锁住了大门,于是暴徒打碎了餐厅大门的玻璃。餐厅的维族大叔们纷纷拿起厨房里的刀具和棍棒,与暴徒们对峙。但是,餐厅只有七八个员工,而餐厅外面是上百个暴徒,力量对比非常悬殊,情势依然非常危急
  维族大姐跑到二楼包厢,叫我们要么上楼顶躲避,要么从后门撤退。

  这时候,尤丽吐孜用维语和维族大姐交流了几句,维族大姐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尤丽吐孜告诉我,她觉得逃到楼顶也很危险,她在问大姐有没有车,送我们到安全地带。

  大姐迟疑之间,我掏出十几张百元大钞说我们包你们的车。大姐想了想,走到二楼楼梯口,大声叫了一个维族大叔上来,用维语简单地和他交流了几句。大叔点点头。

  于是我们跟着维族大叔,下楼之后通过一楼厨房的小门走到后院,后院里停着一辆黑色的旧桑塔纳,我把尤丽吐孜先推进去坐在里面,我也关门坐了进去。

  大叔发动汽车,我们从餐厅的后院拐进一个小巷,十几米之外就是团结路。

  聚集在餐厅门口的暴徒发现了维族大叔的车和车后座的我,有几个暴徒拦在路口,另外十几个人围过来用木棒击打车窗和前挡风玻璃。司机维族大叔也被伸进来的木棒打得头破血流。

  有一个巴郎子用木棒敲碎了我这一侧的车窗,用木棒戳我,我一把夺过他的木棒,隔着车窗挥舞着木棒和他们对峙。

  这时候,我忽然听到身后尤丽吐孜一声惨叫,回头一看,侧着身体朝着她那一侧车窗、为我护卫后背的尤丽吐孜被另一个巴郎子的尖刀扎进了前胸。那一刀,本来是扎向我的后背的……
  时间仿佛停滞在那一刻,我想呼喊,却喊不出来,仿佛噩梦中胸口被压了一块大石头,快要窒息,挥舞着双手,却眼睁睁的看着群魔乱舞却无能为力……

  我不顾窗外的棍棒还在戳在后背,一把紧紧的抱住尤丽吐孜,尤丽吐孜捂着胸口痛苦的张大嘴巴呼吸,对我说:快走……

  鲜血喷涌而出,尤丽吐孜白色的T恤和牛仔裤很快被染成了红色。

  那个巴郎子看到鲜血从尤丽吐孜的前胸喷出来,似乎有点愣神了,其他暴徒也也停止了攻击。

  我赶紧拿起一块布为尤丽吐孜压住伤口,但是,鲜血根本止不住。

  暴徒们把刚才我们避难的维族大姐的餐厅放火点着了。

  这时,一辆警车停在了巷口,一个带着枪的警察朝天鸣枪,暴徒们如鸟兽散。

  两个维族警察探身过来查看我们车内的情况,尤丽吐孜和我浑身鲜血,在车里战战兢兢。看到警察,我仿佛看到了救星,我说:警察,快救我们!

  警察拉开我们的车门,查看了一下尤丽吐孜的伤势。

  情况非常危急,于是警察们拉起警笛上车开路,维族大叔发动了没有前挡风玻璃、没有了车窗玻璃的桑塔纳,把我们送往1.8公里外的乌鲁木齐友谊医院。

  尤丽吐孜倒在我的怀里,衣服已经被鲜血染透。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我不停的呼喊着尤丽吐孜的名字,我很害怕她昏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街上到处都是暴徒,还有燃烧的公交车,短短的1.8公里路程,仿佛走了一个世纪。虽然正值炎夏,但是我却感觉到彻骨的寒冷,我的身体不可遏制的在发抖,我不停的呼喊着尤丽吐孜的名字,不停的祈求上苍再眷顾一次我们。

  到达友谊医院时,尤丽吐孜已经失血过多昏迷过去,我抱起尤丽吐孜就冲进急救室……

  虽然医生尽了力,虽然从我身上抽了几百毫升A型血输给尤丽吐孜。但是,尤丽吐孜终于还是没能从鬼门关回来,那个巴郎子的那一刀,扎在她的主动脉上……

  2009年7月5日,那一天,是尤丽吐孜24岁生日。
  尤丽吐孜像一只折翼的天使,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闭上了她美丽的眼睛。戴在她手腕上的那只手表,表盘被木棒敲碎了,镂空的蝴蝶,沾上了尤丽吐孜的鲜血。

  那一刻,我仿佛在黑暗之中不停的坠落,我重重的跌坐在地上,身体的某个部分,也在渐渐被掏空。我胸口被沉沉的压住,无法呼吸、无法言语,一滴一滴的泪,低落在冰凉的地板上……

  我想起十几天前,在库尔勒的金花室里,尤丽吐孜穿着白大褂、落落大方地向我走过来打招呼的样子,她是那样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美丽而温婉;想起巴音布鲁克的那个晚上,月光下的尤丽吐孜,是那个绝世而独立的佳人……

  回来吧,尤丽吐孜,我带你去美丽的梦里江南……

  如果一场相遇,美丽得要用生命作为代价,我宁愿它从来没有发生过。

  再见,楼兰姑娘;再见,尤丽吐孜;若有来世,定不负相思……




  (后记)
  三天后,我和尤丽吐孜的弟弟亚力坤捧着尤丽吐孜的骨灰,回到了尤丽吐孜的村庄,村民们站在村边,默默的看着我们护送尤丽吐孜魂归故土。他们看我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善良的怜悯。

  这么多年来,很多人问我经历了那次事件之后,会不会有仇恨,我说我见识过那么多善良的维族人,我绝对不会仇恨一个养育过尤丽吐孜的民族。我们和善良的维族人一样,我们共同的敌人是野蛮、暴力和仇恨。

  很多年以后,我和几个朋友一道,成立了一家分析仪器公司,在和其他股东们商量给公司取名字的时候,我说公司就叫浣熊仪器吧。

  那一刻,我想起了尤丽吐孜的QQ头像那个可爱的浣熊,想起第一次在库尔勒的金花室里,尤丽吐孜穿着白大褂、落落大方地向我走过来打招呼的样子,她还是那样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美丽而温婉,像一个永远的梦中情人。

  那一刻,我潸然泪下。

  后来,我深受“普方基金”的故事启发,我也开始发动身边的朋友,募集资金以及参加志愿者行动,去帮助新疆特别是南疆那边的维族贫困孩子,帮助他们提高教育水平。因为,我认为对付暴力、野蛮和仇恨的最有力武器,就是教育和爱的传递。

  很多次,我和朋友驾车行驶在通往南疆的公路上,总是会想起我和尤丽吐孜曾经也一起驾车走过这条路。我想,我现在在做的,一定是尤丽吐孜希望我做的。


  沙漠公路上,汽车音响里放着《斯卡布罗集市》音乐:
  音乐如泣如诉,充盈着诗意的敏感和深切怀念。
  欧芹、鼠尾草、百里香、迷迭香的浓烈香味,犹如对远去的尤丽吐孜的思念一般,不可抑制、历久弥新。
  也许每个人都是寂寞的,只能孤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茫然的看着青春之树慢慢凋零。
  偶尔有个人蓦然闯入紧闭的心扉,那就仿佛漆黑寒夜中远处的一盏明灯,童年时不断追逐的一只蝴蝶,具有无与伦比的美丽与诱惑。
  然而,我们终究是寂寞的,这种感觉也只能含着泪水怀念。

  Are you going to Korla City?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 少爷三大件: 举报  2018-08-15 12:38:32  评论

    @少爷三大件 互粉贴,占用楼主地方,请原谅。 先赞,楼主写的确实文采出众,感人,我看一部分,还没有看完,会一直关注楼主。 各位关注我的朋友,新注册了微信公众号: 恰好时光 有时间的话请在微信里关注下我,我会在上面发一些文章和图片内容,主题更明确。 有性格,不将就。
我要评论
楼主西楚剑客HZ 时间:2018-08-14 10:41:53
作者:呦呦影 时间:2018-08-14 11:04:47
  好文,占楼,MArk下。
作者:原湘晴子 时间:2018-08-14 13:15:20
  让我想起了那多情的、站在沙漠的红衣女子
作者:名浪冰 时间:2018-08-14 13:15:56
  把一段出差旅行写的那么美,顿时觉得别人的出差都是幸福的,而我的出差是苦逼的
作者:平侯懈 时间:2018-08-14 13:23:17
  继续顶   
楼主西楚剑客HZ 时间:2018-08-14 13:39:32
  西行万里越关山
  漫漫黄沙一水间
  相思两两难相忘
  空留余情惹楼兰
作者:色怕怀 时间:2018-08-14 13:40:38
  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就是幸福的   
作者:坐城围玩 时间:2018-08-14 13:45:44
  来看看   
作者:某衰人贺 时间:2018-08-14 13:55:08
  我也知道现在面临的问题也需要去沟通
作者:却道海俚 时间:2018-08-14 14:03:19
  这又是骗我们去当工程师啊,之前20多岁时也去了很多客户那边装仪器,大妈大叔见得比较多,倒是遇到一个清华的小姐姐不错,不过人家有男朋友,难道是因为不如作者帅的原因吗?
作者:btswz 时间:2018-08-14 14:07:22
  写的不错
作者:原湘晴子 时间:2018-08-14 14:09:44
  这篇文章是不是发布在了一个叫浣熊仪器的公众号上面啊?我看过全文,一直等更新,没想到在天涯再次看到了,当时可把哭死了
作者:邓DXT 时间:2018-08-14 14:19:24
  也许每个人都是寂寞的,只能孤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茫然的看着青春之树慢慢凋零。

  偶尔有个人蓦然闯入紧闭的心扉,那就仿佛漆黑寒夜中远处的一盏明灯,童年时不断追逐的一只蝴蝶,具有无与伦比的美丽与诱惑。

  然而,我们终究是寂寞的,这种感觉也只能含着泪水怀念。
作者:糖岩沸 时间:2018-08-14 14:22:38
  顶起!   
作者:儿童滟滟衬 时间:2018-08-14 14:25:19
  记得你带给我的感动,无以回报,只有一生厮守
作者:西州苍狼 时间:2018-08-14 14:37:31
  我曾经在新疆很多很多年,文章中的很多细节刻画入微,非常到位。我也曾经和我曾经的爱侣徜徉在塔里木湖畔,在那里野炊和宿营,也曾经在沙漠里奔跑欢呼、翩翩起舞。可是往事都已经随风。
  文章末尾推荐的歌曲,第一次听,眼泪流了下来。
作者:小叛逆悸bz 时间:2018-08-14 14:49:31
  别人是那么幸福,可是我们明明相爱,却无法相守
作者:风高理思发 时间:2018-08-14 14:52:31
  爱一一个不需在任何理由
作者:多多201801 时间:2018-08-14 14:56:55
  看看
作者:没有想好名字敢 时间:2018-08-14 15:09:38
  凄美的爱情凄美的爱情凄美的爱情
作者:洗布观万离 时间:2018-08-14 15:10:56
  加油!希望楼主再辛苦下,多更新点   
作者:涌泉飞雪读 时间:2018-08-14 15:32:04
  顶啊   
作者:晓筱珊回 时间:2018-08-14 15:42:48
  凄美邂逅恨无缘,
作者:相约的地点期 时间:2018-08-14 15:51:51
  青涩,却演绎出意想不到效果。      
作者:俏俏好可爱团 时间:2018-08-14 15:59:25
  我语言贫乏,就是想说写得很好   
作者:诉不洗布马 时间:2018-08-14 16:10:59
  回忆竟是满满的浪漫史,有情感的文字,写起来就很是丰满
作者:点点柳贝思氯 时间:2018-08-14 16:19:36
  好后悔,为什么要看
作者:诺穿妻 时间:2018-08-14 16:24:44
  每次看到你做给的盒饭就感到是天下最幸福的一个啊!
作者:傲剑无双兔 时间:2018-08-14 16:30:42
  求公众号
作者:原湘晴子 时间:2018-08-14 16:35:02
  又去公众号看了全篇,一直想的是作者的心境,要用多久才可以对这件事释然,看到那句期望上天再次眷顾一次的时候,想法亦如是,期望可以再眷顾一次那个勇敢,聪慧的姑娘,再眷顾一次这对刚刚携手的恋人。愿世间再无生离死别,愿作者岁月静好。
作者:维确止困 时间:2018-08-14 16:35:51
  顶!顶!顶!顶!顶!顶!
作者:咪吾小乖乖烙 时间:2018-08-14 16:54:51
  我爱你的理由,你在镜子里找不到。   
作者:牙比小罗来 时间:2018-08-14 16:57:51
  感人的爱情
作者:半醉主义罩 时间:2018-08-14 17:12:58
  顶一个   
作者:力量西俏 时间:2018-08-14 17:16:55
  几号默默弄   
作者:小妖暴暴冠 时间:2018-08-14 17:22:32
  一早把这篇文章看完了,从未想过那样的暴力事件会发生在我身边友人的身上,不觉间泪眼朦胧。但愿暴力与野蛮真的能够被爱与教育所教化,让曾经枉死的生命能够得到丝毫慰藉。
作者:快乐的网日盘 时间:2018-08-14 17:31:18
  作者的故事很感人,可惜结局太凄美了!看着看着眼泪情不自禁地往外流
作者:篮板上的硬币角 时间:2018-08-14 17:36:53
  早
作者:彩屋城 时间:2018-08-14 17:42:42
  写得很好.是真人真事吗?   
作者:之无闻厍 时间:2018-08-14 17:49:32
  西行万里越关山,
作者:大爱永无期兔 时间:2018-08-14 17:51:44
  爱情的道路上,我们经历了坎坷,但是和你在一起很快乐
作者:许比烈严叫 时间:2018-08-14 18:18:44
  天使折翼岁月远,
作者:失意男人燃 时间:2018-08-14 18:30:55
  这是我最近20年来看到过最感动的文章,凄美得想哭
作者:丑的憋屈仙 时间:2018-08-14 18:41:46
  写得很好!赞一个!   
作者:渺渺晨星瞻 时间:2018-08-14 18:47:36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是工作行程需要去乌鲁木齐,结果是临时改道。沙漠里那种张照片是女孩吗?跟我想象的一样,穿着红色的裙子在黄色沙丘上绝世而独立
作者:笑看风情温 时间:2018-08-14 18:49:01
  好   
作者:生乐在相知心陀 时间:2018-08-14 19:17:44
  喜欢你的任性,喜欢你的无理取闹
作者:晕西晕钥 时间:2018-08-14 19:36:39
  make   
作者:开心的乐园税 时间:2018-08-14 19:55:51
  最爱的人是你,愿与你共度此生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