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 (十年牢狱)

楼主:ty_丶烟花易冷 时间:2018-08-14 18:39:01 点击:393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来自汕尾陆丰一个边沿小镇,在我七岁的时候,就跟随父母来到深圳.那时,父母都是农民工,父亲在工地做泥水工,而母亲则跟着父亲给父亲打下手。依稀记得八卦岭是我们来深圳的第一站、在那里生活的一年时间,父母勤恳踏实工作,而我就读在附近的某所知名学校。那时候没有人送我上学,也没有人会问我学习怎么样.放假的时候在家里没人照看,父母就会把我领到工地,他们工作,而我有时也会帮着父母做点力所能及事,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就在附近的大街小巷乱串,以致于后来我对深圳的道路都很熟悉,父亲也把买一些小材料的活儿交给我。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到我十三岁.
  后来,那时候的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我们把家搬到了白石洲,那时候觉得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因为搬家的原因,我也转学到了白石洲附近一家民办学校里读书,学校的风气在现在来说很不好,有些学生吸烟、逃课、打架,甚至还有外校的人经常来我们学校门口收保护费。我们班有一个叫“萝卜仔”的同班同学就经常跟那些来学校收保护费的外校生混在一起。因为个子大,加上有那些外校的“烂仔”撑腰”,他在我们班里是个谁也不敢惹的主,说话也是粗口连篇,比我们高年级的学生对他也是很奉承,有时候他甚至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
  敬请期待.接下来,慢慢详细讲述我是怎么样一步一步走进“烂仔”行列,又是怎么在犯罪的道路越走越远最终获刑十八年的悲痛经历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ty_丶烟花易冷 时间:2018-08-15 15:18:23
  没有观众写不下去了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丶烟花易冷 时间:2018-08-15 20:02:23
  那时,我还是比较爱学习的、但是特别喜欢打乒乓球、而我们学校设施很差、全校只有两张乒乓球桌.为了打乒乓球受了很多“萝卜仔”欺负.很多时候我们正在玩着、他一来就要求我们把乒乓球桌子让给他们玩.今后都是带着他一伙的几个人一起来,那时我心里敢怒而不敢言,一味的忍着.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萝卜仔”就觉得我好欺负.因为我小时候说话有点口吃、我一说话他就学我口吃的口吻说话、取笑我,然后奉承他的人就跟着他起哄。那时、我甚至觉得口吃是一种很可耻的事,同时我心里也就对萝卜仔有了恨意.我开始不喜欢读书、甚至都不想去上课,但是不上课是不行的,如果不去上课,父母知道一定会棍棒相加.所以,为了能够摆脱“萝卜仔”的欺负,让自己强大起来,我开始寻找可以“保护”我的人.
  那个年代的深圳很乱,社会上的无业青年到学校收小弟,收保护费已经蔚然成风.为了自我保护,我通过去游戏厅玩游戏认识到在当时学生中颇有名气“黑子”和“虎子”,虽然我在他们眼里是个小角色,不过认识一段时间后,他们觉得我还是个不错小弟,后来聊的话多了,才知道“萝卜仔”在学校之所以敢这么横的原因是因为给“黑子”他们交了保护费.

  待续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丶烟花易冷 时间:2018-08-17 00:43:57
  认识了“黑子”以后,我并没有给他们“红包”而是通过多接触,还有在学校里帮他们吸收小弟,获得了他们很大程度信任,因为在学校里受“萝卜仔”欺负的人不在少数,我几乎不费周章就帮他们说动了好些人给他们交保护费,因为有我“黑子”从中获得了更多的“红包”也受到更多人的尊重,从而“黑子”也与我兄弟相称,因此我在我们学校也成为了最受人“尊重”的人之一,“萝卜仔”在我面前也不敢像以前一样是无忌惮.从此之后学校的两张兵乓球台,就不再完全由“萝卜仔”支配了,只要有我在无论“萝卜仔”心里愿意还是不愿意,只要我发话他都会叫他的兄弟让出来一张给我玩,而我不在的时候,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欺行霸市.以致后来很多同学想打球的时候都会叫上我,而我也乐此不疲,有时候自己不想打球,也愿意为其他同学帮助.久而久之“萝卜仔”在学校的威信也削弱,反而是我人缘与威信日增.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在这种微妙的关系中,我和“萝卜仔”之间的矛盾越演越烈,为了打压他的气焰,我不时的会在“黑子”一伙中有意无意的给萝卜仔垫砖,让他们对萝卜仔产生厌恶。同时我还结交除“黑子”之外的另一班社会青年,这也是我给自己留的退路.“萝卜仔”也没少说我的坏话.就这样我和他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待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